普洛药业:控费式增利留阴影

  原标题:普洛药业:控费式增利留阴影   2020年,普洛药业(000739.SZ)净利润实现高增长,不过主要依赖压缩费用、非经常性收益、研发资本化实现,没有收入支撑的高增长难有持续性。   上市公司业绩靓丽有利于维护二级市场股价,这对于普洛药业管理层及员工至关重要。据统计,公司2019年推出的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如今已经暴赚接近6亿元,目前仍然没有减持套现。   压缩费用增利   普洛药业属于医药制造行业,主营业务涵盖原料药中间体、合同研发生产服务(CDMO)、制剂业务和进出口贸易业务等。公司原料药中间体包括口服头孢系列、口服青霉素系列、精神类系列、心脑血管类系列和兽药原料药中间体系列,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59.31亿元,同比增长12.03%。合同研发生产服务包括研发服务、商业化人用药项目、商业化兽药项目和其他商业化产品,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10.55亿元,同比增长46.14%。制剂产品包括抗感染类、心脑血管类、精神类和抗肿瘤类等,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7.6亿元,同比下降32.42%。   尽管原料药中间体和合同研发生产服务实现较快增长,但受制剂业务下滑拖累,普洛药业2020年营业收入仅同比增长9.28%至78.8亿元,表现一般。   相比增速仅有个位数的收入,普洛药业2020年净利润实现8.17亿元,同比增长47.58%,增速显著高于收入,但主要依赖压缩费用。2020年,公司销售费用同比下降31.33%至5.74亿元,销售费用率同比下降4.3个百分点至7.28%。其中,市场营销服务费从6.35亿元下降至3.55亿元,运杂费从6796万元下降至6369万元,广告和业务宣传费从739万元下降至296万元。这些都是与日常经营密切相关的支出,虽然2020年有新冠疫情影响,但是市场营销服务等大幅度下降,不能排除存在刻意压缩销售支出、粉饰利润之嫌。   管理费用方面,公司2020年管理费用同比下降16.19%至3.84亿元,管理费用率同比下降1.48个百分点至4.87%。其中,职工薪酬从2.25亿元下降至1.87亿元,物料消耗及维修费从3019万元下降至2657万元,办公费从1040万元下降至823万元。   2019年年末和2020年年末,公司员工总数分别为5719人、5868人,其中行政人员从493人增加至617人、财务人员从77人增加至81人,均显著增加,但是支付给管理层的薪酬却有所下降,两者变动趋势明显不匹配。难道公司在过去一年给管理层降薪了吗?不过,普洛药业2020年无论是收入还是净利润均有增长,在业绩靓丽的情况下给管理层降薪似乎也不合乎情理。   此外,投资收益等对普洛药业业绩也有较大贡献。财报显示,2020年,公司实现投资净收益6202万元、其他收益9520万元、公允价值变动净收益4745万元,三者合计2.05亿元,占净利润的比例高达25.09%。   对于上市公司而言,报表越漂亮越有利于维护二级市场股价。2019年5月10日,普洛药业披露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草案,参加的员工总数不超过252人,计划筹集资金总额不超过3.5亿元。员工持股计划涉及的标的股票来源为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受让的东阳市勤胜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东阳市合商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及东阳市恒前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三家合伙企业持有公司的全部股票,持股计划的存续期为36个月,标的股票的锁定期为12个月。   2019年6月11日,公司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完成了股票购买,合计326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77%,成交金额为2.61亿元,成交均价7.98元/股。按照3月16日收盘价26.1元/股计算,公司员工持股计划所持股份市值已经达到8.52亿元,暴赚5.91亿元。   2020年6月11日,普洛药业发布公告称,公司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锁定期届满,员工持股计划管理委员会将根据未来市场情况决定是否卖出股票。从锁定期届满开始算起,该持股计划解锁时间已接近9个月。   研发疑云   相比往年,普洛药业2020年再度出现研发投入资本化。2017-2020年,公司研发投入分别为2.43亿元、2.92亿元、3.40亿元、3.55亿元,研发投入资本化金额分别为零元、零元、零元、522万元,资本化研发投入占研发投入的比例分别为零、零、零、1.47%。   公司2020年研发投入资本化金额虽然不大,但是却非常具有象征意义。普洛药业前面三年都没有任何研发投入资本化,为何偏偏在2020年再度出现研发投入资本化呢?研发投入资本化是一种会计手段,可以增加当期净利润和净资产,普洛药业不惜采用这种会计手段粉饰利润,或许说明公司经营性业绩面临压力。   除了研发投入资本化以外,《证券市场周刊》记者还发现,公司研发投入会计勾稽关系存在异常。   根据会计准则,研发投入减去研发投入资本化金额,应该等于计入损益的研发费用。按照上面的数据计算,公司2017-2020年计入损益的研发费用应该分别为24261万元、29171万元、33983万元、35006万元。公司年报披露的2017-2020年研发费用分别为25918万元、26965万元、35989万元、35006万元,与前者相差的金额分别为-1657万元、2206万元、-2006万元,两者差异显著。   为什么研发投入会计勾稽关系不正常呢?如果不能给出合理解释,那么就说明普洛药业披露的财务报表根本就不可信,真实性存疑。   对于研发,普洛药业2020年年报称,公司在研发方面坚持“仿创结合”,进一步优化仿制药和创新药产品的研发管线,加快国内外研发合作与平台布局,积极推进产业转型升级和拓展国际化业务。   其中,公司的创新药项目最受市场关注。对此,普洛药业2020年年报称,公司一类创新药项目注射用索法地尔(NEU2000)取得了实质性进展,顺利启动了临床三期研究。   据了解,索法地尔为公司与韩国新药企业GNT Pharma合作开发,公司拥有完整的中国区域知识产权,公司注射用索法地尔于2014年7月获批进入一期临床。2016年,索法地尔的Ⅱ期临床研究申请先后获得韩国食品医药品安全厅和中国CFDA批准,已经在韩国和中国进入二期临床试验,并于2020年10月获得临床三期的伦理委员会审批。   如果仅仅是从进入临床一期开始算起,索法地尔研发至今已经接近7年时间。相比恒瑞医药(600276.SH)和信达生物等创新药企业,普洛药业的研发进度和研发效率明显偏慢。   索法地尔适应症为急性缺血性脑卒中。中国是全球脑卒中患者最多的国家,而缺血性脑卒中大约占到70%-80%,中国缺血性脑卒中的第一年复发率高达17.7%。目前中国脑卒中患者人数约1300万,每年给中国造成的经济负担高达400亿元。脑卒中是全球范围内第二大致死原因,占每年所有死亡病例的11.9%。而在中国,脑卒中是排名第一位的致死原因,在所有死亡病例中约占1/5。   尽管脑卒中是个大病市场,但是索法地尔面临的竞品不容忽视。目前,市场上治疗脑卒中的同类药物有恩必普丁苯酞软胶囊和依达拉奉注射液等。   恩必普是中国脑血管病治疗领域第一个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国家Ⅰ类新药,主要用于急性缺血性脑卒中的治疗。   石药集团(01093.HK)于1999年从中国医学科学院取得了国家一类新药恩必普(丁苯酞)的专利,恩必普于2005年投产上市。恩必普销售金额增长速度较快,近年来销售增速始终保持在30%以上,2019年销售规模约56亿元。   依达拉奉注射液是一种脑保护剂,用于改善急性脑梗所导致的神经症状,最早是由日本三菱制药所研发,2001年被批准用于治疗脑卒中。目前,国内依达拉奉生产企业较多,约有25家左右,包括先声药业、仁合益康药业、国药集团新疆制药、哈尔滨三联、长龙生化、扬子江、扬州制药等;2019年,国内销售额达到52亿元左右,其中先声药业和博大制药市场占比较高。   面对这些具有先发优势的竞品,普洛药业的索法地尔能否分一杯羹值得关注。   对于创新药进展,普洛药业2020年年报仅介绍了索法地尔的研发进度,这是不是意味着公司创新药只有这一条研发管线呢?可以肯定的是,普洛药业的创新药研发管线确实是比较薄弱。   《证券市场周刊》记者给普洛药业证券部发去了采访函,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责任编辑:admin)